联系电话:

0427-8824123

Copyright © 2017 盘锦辽东湾荣兴庄园 版权所有
辽ICP备15015456号  技术支持:中企动力  

盘锦民宿|大洼民宿|盘锦农家院|盘锦旅游|稻作人家|辽东湾民宿

 

荣兴历史

关键字:

  荣兴处在大辽河入海的地方,土地有大辽河冲积淤积而成。根据厦门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编制的《辽河水系变迁特点》一书研究,荣兴地区是在辽代以后成为陆地的,斗沟子村房岗子明代遗址表明,早在600年前这里就是明代东北地区海防前沿。1858年(清•咸丰八年),曾在今大辽河口附近北岸相继建立3个码头:华商大杨公司码头,长180米,占地1.3公顷;英商亚细亚公司码头,长130米,占地0.7公顷;美商美孚公司码头,长500米,占地3.3公顷。

  说来盘锦有铁路有105年的历史了。晚清时期,帝国主义以利用修建铁路来达到掠夺资源经济瓜分中国目的。1895年,俄国由于甲午战争“干涉还辽有功”,遂强迫清政府同意敷设中东铁路及支线东清线。取得了在东北的特殊利益。英国受此刺激不甘示弱,“建议” 清政府修建京师通往陪都盛京的关内外铁路(今京哈铁路),清政府被迫同意。英、俄两国激烈争夺修建铁路贷款权,最后英、俄两强盗撇开清政府直接谈判,以互换照会的方式,订立谋求路权的互不妨碍协议。这样,中英于1898年10月正式签定的《关于关内外铁路借款合同》,借款二百三十万英镑(折合1600万两白银,年息五厘,九扣实付,四十五年还清),用于修筑奉天中后所(今绥中县城 )至新民屯(今新民市)铁路及沟营支线,中国保证本合同内所指铁路永不让与他国(实质保护英在华利益)才得以实施。英国人金达任总管兼总工程师,这条铁路的实权,也落到了英国人手中。修建这条铁路,是帝国主义在中国干下的罪恶勾当。这条铁路共分三段用了14年才于1912年修到奉天城的。
  光绪二十一年 (1895年) ,清政府开始筹备建设“营榆铁路”。( 榆,即直隶省临榆县城山海关,关内外陆路咽喉;营指营口河北,旅大被强租后,营口是东北最大商埠口岸,时大清国山海关兵备道尹公署、大清国营口海关--山海新关驻营口),清政府委任关内外铁路会办胡燏棻为营榆铁路总办。光绪二十四年(1898),山海关外铁路开始建设,奉天将军曾祺为使铁路早日通车,破例保荐詹天佑为关外铁路帮办,委以大权,负责主持铁路的修筑任务。当时今盘锦境内工程相当艰巨,沿途沼泽地势低洼、水质含碱量大,不宜饮用和作机车用水,需建数座水塔和蓄水池,以引辽河淡水储蓄备用,还有黑鱼沟、张家沟、西沙河、杜家台沟、双台子海沟等处需要建设大型桥梁。这些都加大了修路难度。詹天佑精心勘测筹划,日以继夜,深入工地,指挥修筑。工程虽然艰巨,但进展较快,光绪二十五(1899),关外铁路通车至锦州后,便从锦州向营口和从营口向锦州两个方向对头同时修筑,到1900年3月在双台子站接轨,营榆铁路全线通车。同年,锦州向新民方向通车至大虎山,关外铁路仅大虎山至新民屯一段尚未完工。原营榆铁路沟营区间改称关外铁路河北支线,因那时沟帮于站很小,只建有调头三角线,所以在大虎山站专设河北支线到发场,负责河北支线列车始发和终到。工务段、机务段则设在河北站。詹天佑住河北站,为铁路总工程师。1900年夏,“八国联军”侵华,沙俄军队占据营口及河北支线铁路 。1902年10月8日,根据中俄签订的《交收关外铁路条约》俄国将河北支线铁路交还中国。詹天佑重返营口,指挥修复了被俄军破坏的铁路工程。1904年日俄战争后日本打败俄国以后,日本人占领了河北支线线路,然后委托清政府经营,清政府则聘请两名英国人代管河北支线,一名段长,一名工程师,每人每月挣500块现大洋。铁路工人受尽剥削。 "营榆铁路”在今盘锦市境内共设立有羊圈子、胡家窝棚、双台子、大洼、田庄台、河北6个车站,其时羊圈子、胡家窝棚、双台子、大洼隶属于北镇县地,田庄台、河北隶属于营口县地,北镇县盐厘局在羊圈子火车站东4里沿海滩涂马帐房盐场,胡家窝棚是较大集市;双台子是水陆码头,新兴集镇开始繁华。1907年8月关内外铁路改称京奉铁路。 营口支线改称沟营铁路。
  1908年盘山厅治所从盘蛇驿迁双台子,民国时期1913年,升盘山厅为盘山县,沟营铁路贯通在盘山县南北,运输旅客和各种物资。盘山县生产的盐、苇席赖此路外运。所发出的货物有棉丝布、煤油、纸张等。运进的货物有大豆、高粱、苞米、木材、煤炭、石头等。有时连人带货一趟车运输,在沿途30个道班可临时停车,货物到营口河北(今盘锦港处,当时叫张作霖码头),再用船运到辽河南岸,从海上运往外地。沟营铁路沟通关内外是一条重要的交通枢纽。张学良将军主政东北时期的1929年(民国十八年),京奉铁路改称为北宁铁路,为抵制日货发展民族经济,抗衡日本经营的南满(沈大)线铁路,北宁铁路局在北宁铁路沟营支线每日增加河北站经盘山站、沟帮子站、大虎山站、新民站直通沈阳客车一次,票价仅为日本经营的营口经大石桥、海城、鞍山、辽阳至沈阳铁路票价的40%,还于途中供旅客饮食一样。日本帝国主义所经营的客贷运输受到很大打击。
  "九·一八”后,日本人占有了该铁路权,沿铁路设关卡,不仅运输一般货物,还运输军需物资。伪满州国铁路(除南满铁路外)名义上均为国有铁路。北宁路改为奉山线,1934年沟营铁路改为奉山线河北支线,同属奉天铁路总局锦州铁路局。1937年海城县第六区(今东风、西安地区)和营口县第七区(田庄台、荣兴地区)划给盘山县,河北支线出沟帮子2公里后到终点几乎全线在盘山县境。为方便日本开拓团进行资源掠夺,在盘山大洼区间增设了田家镇站,在大洼田庄台区间增设了庭田站(曾家乘降所),在田庄台营口河北区间增设了大同农场站(荣兴)并将田庄台站迁魏家沟车站。当时日本人将中国人的火车站叫作驿,盘山驿为线路第一大站,开通1--2节车体双向可以驾驶的轻油快车,每天跑2个往返。1942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寇为了加强物资的掠夺,弥补战争的消托,增强其主要干线的运输能力,在1943年8月15日强迫民工将大洼至河北铁路段36.8公里和河北站、田庄台站拆毁,把铁轨、枕木铺设到沈安线及通往朝鲜釜山的线路上,大洼站遂成了这段铁路的终点,还能继续通车,到国民党统治时期没有变化。
  辽沈战役锦州攻坚战和黑山阻击战期间,1948年10月9日,为了控制沈阳方面国民党军队增援和从营口海港逃跑,中国人民解敌军辽南独立师309团,根据上级电令,迅速破坏了沟盘区间线路并炸毁沟营铁路盘山铁路桥,盘山至大洼的铁路运输就这样停止了。东北解放后1949年6月,盘山县人民政府成立裕兴公司运输部,恢复了原长400米的盘山铁路桥,用日伪遗留汽车的车头改装成蒸气机头,以木炭为燃料安装火车轮代替火车头,日往返4次,牵引安上火车轮平板车改装成的车皮,维持沟帮子至营口河北的铁路客货运输。后来,因双台子河发大水冲毁路基,小火车停止运行。但路上的铁轨仍然完整无损。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后,东铁总局工务总队、东北军区铁道纵队奉命入朝,由于战争需要,将大洼至沟帮子区间的铁轨全部拆除运至前线,以保障供给生命线大动脉运输畅通。但铁路设施尚存。1951年盘山县请示辽西省政府同意,准备将沟帮子大洼区间路基改为公路。1953年,盘山县和辽西省盘山第一稻田农场领导看到剩余铁路设施不利用国家物资受损失,就建议上级“一是恢复盘山大洼间的铁路运输;二是将剩余铁路设施拆除再利用。”中央于1954年指示锦州铁路局将大洼至沟帮子区间剩余的铁路设施全部拆除。1955年8月,利用盘山至营口河北的铁路路基和道砟改成泥结碎石路面公路,正式恢复盘山南北交通。至此,沟营铁路不复存在,其路基已成为营口河北、辽滨苇场至盘山镇一条公路。(今盘营公路,在市区段称双兴路)。
  民国初期,张作霖为了和日本人抗衡,利用沟营铁路的有利条件,兴建河北站码头,人称其为张作霖码头,护岸长270米,可停泊4000吨船舶,成为抵制日本人控制的长大铁路线的重要港口。伪满时期,日本人占据了这些码头,改称为稳定门街奉山铁路连行码头、河北奉山铁路连修码头、奉山线河北车站码头、河北北票矿码头。1943年,沟营铁路河北至大洼段铁轨拆除后,这些码头停业。
  民国十三年11月(1924年)由马西山、郝秀忱、胡越、王庆章、徐栋臣、徐智源、左质良、邵仲刚、于潍川、高文斌、田洪海、徐荣阁、于琴航、于名勋、吕青山、陈省之、陈彩章、孙迪、张品珊、杜君超、安感五、裘绍斌、沈仲英、刘继先、郭赞卿、周乾、袁祝三、王树仁、王剑秋、于浚川、白铭章、于学田等32人,向奉天省官司地清丈局报请开垦坐落在营口县平安河村、大碾房村(今大洼县荣兴朝鲜族乡、田庄台镇)一带退海淤荒4700公顷的土地。然后向所在县呈请筹建“营田公司”,开垦淤荒,试种水稻。营口县知事陈文学于民国十四年(1925年)7月22日,对筹建“营田公司”一事具报奉天省长公署。陈知事卸任后,新任县知事靳造华于1926年(民国15年),再次向奉天省长公署补报“营田公司”章程,经东北三省巡阅使、奉天督军兼省长张作霖批准,定名为“营田股份有限公司”。经发起人推选,徐栋臣、于琴舫、于滩川、马西山4人为筹建人,办理筹建股金,挖掘水沟,拟定“营田公司”章程等事宜。
  1928年,张学良将军与他的姐夫鲍英麟(黑龙江省督军鲍贵卿之子)及沈洪烈等人,与各地户集资股东开会,正式建成“营田公司”。在今大洼县境南到荣兴朝鲜族乡有雁沟村,北至小盐滩,东至魏家沟,西至平安河,南北长达20公里、东西宽达15公里的地域内组建了“营田公司”。营,指营口,当时大洼以南、辽河以北属于营口县第七区(驻地田庄台)管辖;田,指水田。故得其名。“营田公司”收买了辽河西岸的大片土地,域内共有32个稀疏的自然屯,1200户,7500余口人。公司在荣兴屯(今荣兴朝鲜族乡境内)设百家长。“营田公司”是盘锦大规模农垦开发的先河。“营田公司”以“钱粮田亩制”的经营管理方式,由25董事组成董事会,设董事长1人,常任董事长2人,董事会设公司总经理和副总经理各1人。公司各屯保的自然屯设1名百家长,管理股民和垦民的一切事务。公事办事处设在田庄台。鲍英麟、沈鸿烈为常任董事。“营田公司”是以开展农垦、改良土质、提倡实业为宗旨,以种植水稻为内容,以盈利为目的,由集资合股组成的集体性质的农垦企业(引自“营田公司”章程)。经营方式是由各地户合资经营,股东以领有平安河一带淤地者为限,资本定额为经营平安河一带5193.3公顷(77600亩)土地,每亩开垦费为奉小洋3元,计229800元。股款分三期缴纳,缴足三分之一即开始试办。以奉天省东北银行为收股处,交款者给以收据。股券分50股、5肥、1股三种。每年年终结算,除经营上一切开支外,如有盈余先提10%公积金,再提常年股息金(股息为6厘,无盈余不付),然后按10成分配,以8成为股东红利,按地亩核给,以2成为董事、监察、总副经理及办公职员报酬。“营田公司”充分利用大辽河水灌溉,开荒种稻。从这以后,大洼南部开始了大面积种植水稻,从而改变了千百年来耕作旱田的习惯,并使一些荒地得到开垦。当时水利工程设施是在较为原始的荒地上兴建的,加上生产力水平很低,因此工程设施极为简陋。尽管“营田公司”利用了当时人们从来没有见过的柴油机提引大辽河水灌溉,可是在盐碱地上试种水稻,产量还是很低,开垦的水田也没有全部被根色的秧苗覆盖。当年的“营田公司”水稻种植虽没有取得预想的成果,但在盐碱度很高的土壤中开荒种稻,能有所收获,已属奇迹。
  1931年,日本侵占东北后,发现盘山南部地区地势平坦,荒地多,水源充足,是开发水田的理想地方。于是先将朝鲜人3012人移居到荣兴,并建立起“荣兴农村”(农场),开垦水田2000公顷。朝鲜族人口在县内虽不算多,但作用很大,他们是大洼县水田开发的先导。大洼栽培水稻的技术基本是朝鲜族人传授的。荣兴乡朝鲜族的中央屯一直是大洼县种植水稻的示范村。多年来,他们的水稻单产总是居于大洼县之冠。 朝鲜移民在境内开发水田获得成功后,日本人于1939年开始向境内移入本国居民,先后移入5000多人,建立了18个开拓团(其中有3个朝鲜开拓团),设66个部落。1945年“九•三”光复后,日本人都回国了,但朝鲜人却留了下来,而且逐渐增多,主要集中在荣兴和平安两个乡,人口达6000多人。解放后,成立了荣兴和平安两个朝鲜族自治乡,平安乡又三个朝鲜族村。今天的荣兴乡和平安乡仍是沿用解放前的名称。
  荣兴朝鲜族乡,是伪满时期朝鲜族集居的地方,也是日本侵略中国东北后建立的重点开拓区的地区。“荣兴农村”也叫“营口安全农村”。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占中国东北,为实现其将中国东北变为它的殖民地的卑劣目的,除大批从日本国向中国东北移民外,还大批收容朝鲜人到荣兴地区入殖。从1933年初,由朝鲜总督府派遣官员和东亚劝业株式会社的技术人员到辽河流域作实地调查。2月中旬,选定了在大辽河右岸,营口市西北,田庄台镇西南10余公里的退海平原(即现在荣兴朝鲜族乡)建朝鲜人开拓区。日本侵略者占领东北后,就以没收东北军财产为名,占领“营田公司”土地,又强征了境内农民的私有耕地。1933年3月22日,在日本南满洲铁路株式会社驻大石桥铁道守备队森重大尉带领的警备队的保护下,到“营田公司”地域内进行实施测量,现场勘查,确定了“集团部落——荣兴农村”中心所在地,并在现在的荣兴朝鲜族乡政府机关所在地(伪满时期人称大衙门),建起临时住房。继而由朝鲜总督府、南满洲铁路开发株式会社、东亚劝业公司出资修建农村居民点,盖居民房,并在大辽河右岸魏家沟动工修建扬水场和荣兴水田灌排渠系工程。当年10月完工,定名为“荣兴农村”。“荣兴农村”建成后,根据朝鲜总督府的指示,先收容那些“九•一八”事变前从朝鲜跑到中国东北避难的朝鲜人和在南满一带不能回原地的朝鲜人,让他们到“荣兴农村”里来干活定居。1933年5月,第一批来的朝鲜人是安东(今丹东)领事馆管辖的135户,672口人。接着而来的是抚顺、安乐、辽阳、营口、海龙、开鲁、京城等地共10批移民,到9月为止,移民总数达到636户,3012口人。其中第十批是朝鲜总督府于京城挑选的朝鲜人在乡军人40户,181口人,他们是来农村兼作自卫团的指导员,监督那些被鬼子收容移来的朝鲜人劳动生产的。在这十批朝鲜移民中思想很复杂,有些人没有劳动习惯,有的想从事商业,不愿意在“荣兴农村”干,多数人陆续逃离农村。后来由朝鲜总督府从朝鲜国内各道选定移民户迁入“荣兴农村”,定居种地。为了稳定移民定居,还在“荣兴农村”建立了学校、医院、商店等。到1933年,开出水田1960公顷。同年10月16日,荣兴扬水场建成通水,第二年开始大面积种植水稻,连年获得好收成。所产水稻全部交给“荣兴农村”,由荣兴的松田稻米加工所加工成大米,运往日本国内或供给日本关东实业界。为了加强对朝鲜人的统治,“荣兴农村”中心设有村公所、警察分驻所、兴农会、头头都是日本人。“荣兴农村”的头头是日本人,名叫伊藤。1944年版本《满洲开发年鉴》记载:“荣兴农村”境内有27个部落(号、屯),1866户,10770口人,开水田面积达4117.25公顷。先来的朝鲜人住中央屯和1至12屯,这13个屯为第一农村。在此范围以外的,如有雁沟、斗沟子、平安河、大井子、小盐滩等14个屯(号),为第二农村。
  1932年,朝鲜人金昌焕与营口日本人勾结,在佟家窝铺和北小庄子一带,强行收买农民一部分耕地,霸占一些荒地,先在佟家窝铺屯东大辽河边上修一个抽水点,招来一些朝鲜人种水稻。种了4至5年,又在佟家窝铺屯东大辽河边上建一个扬水场,在北小庄子屯西北修了一个水库,种133多公顷水稻,招来朝鲜人100多户,下边有3个部落(号、屯),种地户所产的水稻都交给农场加工成大米,用火车运走。
  1932年,由朝鲜人全永吉与住在营口的日本人勾结,在南小庄子屯一带,强买当地农民一部分耕地,霸占一部分荒地,在南小庄子屯东靠辽河边修建了一个扬水场,开了近67公顷水田,从东北各地招来40多户朝鲜人为他们种水稻。种地户都在水田附近搭小房子居住,产的水稻与农场主分成。
  荣兴境内朝鲜人在此种地达13年之久。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之后,“荣兴农村”、“南满农场”、“新义农场”的头头都跑了。朝鲜人相继外流,大部分回朝鲜国了,剩下的朝鲜人一看水电设施被破坏,水田无法耕种,也就分散地流入东北各地谋生,扔下的房屋大部分被拆掉,到1946年初,荣兴境内仅剩下11户朝鲜人,都集中到中央屯居住了。至此,“荣兴农村”和“南满农场”、“新义农场”都不存在了。后来,迫于生计,许多朝鲜人又返回荣兴境内,并加入中国籍,成为中国农民。
  1946年9月22日至23日,在沈阳东北行辕经济委员会行政会馆召开了第一次理事会,“盘山合作农场”成立。场部设在盘山县大洼村(今大洼镇),齐世英任理事长,邵清淮任场长。下设7个办事处,荣兴地区办事处主任叫王慕仁。1946年冬,国民党政府国防部向行政院请示成立国防部东北屯垦局盘山农场,报告经总参谋长陈诚签署、蒋介石核准同意,1947年1月盘山合作农场正式移交,“国防部东北屯垦局盘山农场”由国民党军少将旅长狄震出任场长,刘士林任副场长,原盘山合作农场场长邵清淮带一部分人走了,原盘山合作农场人员大多留用,人员都授军衔。1947年3至9月间,国民党军队复员官司兵分4批来盘山。第一批是从北平来的,安排在荣兴。当年只有荣兴盖了少部分房子。他们没有种地。派来的国民党复员官兵2000左右人中,有的带家属,有的是单身。当年只有荣兴盖了少部分房子,大部分没建房,住在场部或附近的居民家中。当时给每个复员官兵授田100亩和一笔安家费。他们当年没种地,大部分人到处作买卖。由于每个人授田百亩并给予安家费,这些人到处做买卖,当年并没有种地。1947年冬,盘锦四周地区陆续被我军解放,屯垦盘山农场局势日趋紧张,在沟帮子设立临时办事处,将粮食大部分外运,国民党复员官兵陆陆续续地跑到沈阳、锦州或回关。场长狄震、副场长刘士林带着大部分屯垦农场人员由跑到营口转移、溃逃了。1948年2月1日,盘山全境解放,国民党 “国防部屯垦盘山农场”彻底垮台了。农场终于回到劳动人民的怀抱!